lzt

stucky for life/天雷盾铁

【盾冬】实习生(年下√)1

时雨:

  表面上是霸道总裁的巴基。
  表面上是实习生的史蒂夫。
  这是一个看上去非常严肃的沙雕文!是冬日战士和他养出来的暴力小甜甜的故事!
         OOC!
        有▪的是以防屏蔽x
  以上OK的话,故事就开始啦x
  
—1
  “罗杰斯,一会儿要不要一起去吃宵夜?”
  女孩把手里的文件放在桌子上,向桌对面的人做出一个微笑。
  被邀请者从成堆的报表中抬起头来,挠了挠头发,苦恼地撇撇嘴:“抱歉,我这里还有很多文件要处理。”
  “总裁对你也有些太严格了。明明你还是个实习生。”
  女孩在心底叹了口气。这是她这个月第5次邀请史蒂夫·罗杰斯了,但每次这个新来的同事都会有多到难以置信的工作要做。
  她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史蒂夫。他真是个理想的男人,她想,又高又帅,眼睛中仿佛盛装了整个大海,一头金发让人别不开眼去,更别提那身肌肉……据说笔试的成绩这个人几乎拿了满分,面试甚至直接被总裁招走了。
  ——这肯定是因为史蒂夫的相貌。
  巴恩斯的性向在公司里已经几乎不是个秘密了,小道消息总是流传得飞快。如果不是因为史蒂夫来了之后苛刻的工作量,所有人都会认为巴恩斯对史蒂夫一见钟情了。
  “或许是因为要试试我的工作能力吧。”
  史蒂夫对她笑了,嘴角的弧度让人感觉非常亲切,但这个微笑女孩之前已经见过四遍了,这种机械化让女孩有些泄气。
  “那你别弄到太晚,记得锁门。”她失望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。
  史蒂夫目送女孩离开,在门彻底合上之后,嘴角的笑容也随之消失。他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伸了个腰,看了看墙上的钟。
  23:17。
  他把手摸进口袋,取出一个有很多划痕的旧本子,翻到最新一页,看了看记录,又看了看时间。
  差不多了。
  史蒂夫把完成的报表放进公文包里,整理了一下领带,戴上了黑色鸭舌帽和口罩。他哼着歌关上办公室的灯,咔嚓一下锁上了门,打卡下班。
  今天只剩下一个工作了,希望能尽快搞定。史蒂夫想着,跨上了摩托车。
  
  23:40
  夜店的包厢里。
  “你是谁?谁允许你进来的!”
  男人愤怒而惊惧地拉起被子,同床的女人发出一声短促而恐慌的尖叫。
  不速之客压低帽沿,没有说话,手指捻了一把桌子上的白粉。
  男人骂了一句脏话,粗暴地推走女人,猛地掀开枕头,拿出一把手枪对准了来者。
  对方看着黑洞洞的枪口,却是笑了,男人看着帽沿阴影没有挡住的嘴角,恐惧从心底喷发出来。
  “杀人,诈▪骗,贩▪毒,”对方耸肩,“你真的认为在吸入过多海▪洛▪因之后还能瞄准吗?”
  男人因愤怒涨红的脸一下子又变得惨白,他抓起枪,猛地站起身来,向对方冲去。
  下一秒,他就感觉到了手腕的剧痛。他被狠狠摔在地上,冰冷的地板让他因毒▪品变得迷离的大脑冷静了一些,他看到了那双冷漠的蓝色眼睛。
  男人一个激灵,不▪着寸缕的身体因恐惧而颤抖着,他想起来犯罪者们之间流传的那个蓝色眼睛的追捕人。
  史蒂夫·罗杰斯掏出证件:“警▪察。”
  他笑了,笑容和刚刚告别女孩的一模一样,此时却显得冷酷得如同冰霜。
  “可算找到你了。”他取出口袋里的传呼机,顿时房间里就充满了人。
  史蒂夫靠在墙上,看着男人被拷上手铐押走。另一个警▪察走到他身边,递给他一支烟:“要吗?”
  “谢了山姆,我不抽烟。”
  山姆把烟卷放进自己嘴里,点上火,声音含糊不清:“辛苦了,队长。巴恩斯的那个任务应该是让罗曼诺夫去的,可惜他不喜欢女人。”
  “娜塔莎的演技很棒,克林特也是,但他说如果让他追一个男人还不如让他辞职。”
  山姆拍拍史蒂夫的肩膀:“于是这个任务就落到了你头上!”他喷出一口烟大笑出声,“没想到巴恩斯居然会直接让你进公司,还要亲自带你这个实习生!你可是相当吃香啊。”
  “谁想得到!”史蒂夫靠着墙深吸了一口气,“每天的工作!报表,报表,没完没了的报表。我几乎认为这是个正规公司了。”
  山姆不置可否。
  巴恩斯是他们的一个重要嫌疑人。有证人指证他是当年让整个纽约人心惶惶的杀▪手冬日战士,证词无懈可击。但现在的问题是。
  没有证据。
  这个杀▪手明显是被精心培育过的,所有证据都被细致地毁灭了,这个证人反倒是个疑点,因为所有人都认为,冬日战士是不会留下活口来指证自己的。
  于是局里派出了史蒂夫,战绩最佳的小队队长。
  而这个人此时打着哈欠,生无可恋地表示只想回去睡觉。
  
  00:10
  摩托车停在屋子后面。
  史蒂夫掏出钥匙插进钥匙孔。随着钥匙和锁孔的结合,一声咔哒声响彻黑暗。
  他轻轻推开门,没有开灯,脱了鞋子,把公文包放在桌子上。
  卧室里有灯光露出来。
  史蒂夫进入卧室,双人床上躺着一个人。那人把pad放下,声音软软的带着浅浅睡意。
  “怎么又这么晚,我给你的工作有这么多吗?”
  史蒂夫再一次笑了,笑容不同于23:17,也不同于23:40,这时的笑容显得无比温柔。
  他几乎是扑在了巴恩斯身上,埋在他的肩窝。巴恩斯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,任他压在自己身上:“警局那边怎么说?”
  “如果你不留下那家伙的话就无懈可击了。”
  史蒂夫回答。
  “你知道我已经不想再杀人了。”巴恩斯叹了口气,摇了摇史蒂夫,对方却抱住他的脖颈,吻住年长者的唇。
  舌尖侵入对方的唇瓣,吸吮着红艳的唇。一路向下,撬开牙齿,轻轻舔舐着后面的舌。对方也不甘示弱,抱住史蒂夫的后脑,压着他的金发,牙齿轻咬对方下唇,舌头一同进入更深的地方。
  两个人分开时,巴恩斯习惯性地舔唇,眼中水光粼粼。他笑骂了一句:“当初就不该捡你回来。”
  史蒂夫答非所问,再一次扑倒了巴恩斯。
  “明天是休息日。”

HistoricalPics:

“纽约地下铁”
- 1945年,年仅17岁的库布里克的作品,已经显示出对于强烈戏剧性的把控能力。

情话满分了解一下
这绝对不是友谊🐼

双冬兵
还是备忘录摸鱼

备忘录摸鱼来一发
手画的,有点难控制。这已经不算一笔画了,是三笔画。